当前位置:主页 > 扶贫 >

花白的头发竖立在那冰冷的坟前

时间:2017-10-11 09:15作者:广元市残疾人联合会来源:yipinfeiniu.com.cn
姑父建生是死在医院里的,弥留之际,晚菊姑姑被儿女们叫到医院。姑父的脸庞因缺氧而变得肿大,嘴巴一张一合着像是打呼噜,两只眼睛空茫地看着远方,好像要等待谁。晚菊姑姑坐在床边摸住他干枯的手,那只手立刻有了反应,建兵姑父用手使劲捏住姑姑一根手指头,嘴巴张的老大想说话,却一个字也吐不出,只有一股浑浊的气体不断冒出。晚菊姑姑说:“建生,你走吧!不要活受了。”说完就离开了病房,在她闭上病房门的同时,建生姑父”圪嘟“一声咽气了。
  
  下葬的那天,晚菊姑姑的哭声在送葬人群中分外高亢和刺耳:“你好狠心呀,你对不起我呀,你扔下孤苦伶仃的我怎活呀,你没兑现给我的承诺呀!呵呵呵……”姑姑的哭声颠覆了部分人对她的看法,以为她只是脾气不好,其实还是爱姑父的。
  
  当天晚上,姑姑把建生姑父生前穿过所有的衣服和盖过的被褥全部抱到镇子外的野地里烧掉了,办这件事的时候,她矫情地和帮忙的人说:“看见他的衣物我就害怕得睡不着觉。”
  花白的头发竖立在那冰冷的坟前
  她仿佛不是一个61岁的老女人,而是一个16岁的少女。
  
  姑父去世半年后,镇上的人们发现晚菊姑姑变得更年轻了,她把花白的头发染得黑油晶亮,涂了口红,脸上抹了白粉,穿戴花哨时尚,并且不断坐班车去县城。谁都能看出来,晚菊姑姑身上又要发生故事了。果然,几个月后,晚菊姑姑向孩子们庄严宣告:她要再婚!
  
  孩子们在惊愕之余,想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那就是父亲究竟留下多少钱?这些钱随着母亲的再婚会不会流失?
  
  当孩子们委婉提出这件事的时候,晚菊姑姑并不做正面回答,而是跪拜在建生姑父的遗像前扯着嗓子哭起来:“你尸骨未寒,他们就要逼宫了,我怎么活呀,你一辈子连个芝麻大的官也没当过,连一个响屁也没放过,你一辈子就这样窝囊废呀,能赚下多少钱呀?不是我给你带来福气,你一辈子都是讨吃的命呀,你对不起我呀!……”晚菊姑姑仿佛从没这样伤心过,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诉着,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儿女们的明白,晚菊姑姑是用她的撒泼来镇住他们,使他们分割财产的欲望破灭。其实,儿女们并不想分割父亲留下的钱,只是担心母亲遇到骗子。
  
  晚上,晚菊姑姑悄悄问女儿:“你爸住院的时候,有过什么遗嘱没有?他说家里有多少底子没有?”
  
  女儿回答:“爸爸说都是你保管着呢,具体数目他也不清楚,不过他说你养老绰绰有余。并告诫我们,不准向你要钱。”
  
  晚菊姑姑悄悄在女儿耳边说:“妈给你准备了20万的嫁妆钱,不要告诉你的两个哥哥,有了嫂嫂,他们就有外心了,再说你爸给他们盖上小楼娶上媳妇,他们也够活了。”又说,“你爸还说什么来着?”
  
  女儿说:“爸爸还安顿我,要学会做糖醋鱼,说以后他给你做不成了。妈,我爸一辈子对你太好了,可你——”
  
  晚菊姑姑用手制止了女儿的问话,然后幽幽叹了口气说:“我都知道!”再不说什么了。
  
  晚菊姑姑再婚,儿女表现出了通情大度,倒是对方的儿女有些咄咄逼人。对方是个退休老干部,当过县公安局付局长,也是丧偶不久。
  
  面对主动上门的姑姑,那老头的女儿冷冷地说:“我爸爸找老伴其实就是想找一个保姆,一个不花钱的保姆。”
  
  “我有钱,我不是来挣钱的。”晚菊姑姑表现出出奇的冷静,“我只是找一个伴儿。”
  
  “我爸爸患高血压糖尿病,前二年还得过一次脑梗,不能干活,你过来后,必须把我爸的吃喝起居照顾好!”对方的女儿像是个医生要求家属那样和晚菊说。
  
  “这点你们不用操心,我能做到。”
  
  ……
  
  一个月后,晚菊姑姑和那个姓李的老干部办了结婚手续住在了一起。
  
  晚菊姑姑完全履行了她的承诺,从吃药、饮食到保健按摩,晚菊姑姑对老李照顾的非常周到。她还把从建生姑父手里学到的拿手菜搬到了老李家。星期天,老李的儿女回来后,都会对晚菊姑姑说:“阿姨,给做个糖醋鱼吧,比饭店的好吃多了。”
  
  “好,好,好,,你爸也爱吃呢。”晚菊姑姑系好围裙就高兴得下厨了。
  
  晚菊姑姑不仅里里外外把老李家打理得清清爽爽,脾气也像棉花一般柔软,她一改过去那种慵懒撒泼的性格。老李有时会莫名其妙地向她发一通脾气,晚菊姑姑总是轻轻一笑:“老头子,好好说话,生气会伤身体的。”
  
  有时,晚菊姑姑也会带老李头回乌有镇住几天。人们看到的是一个温文尔雅的晚菊姑姑。她过去的一些牌友邀请她打几圈牌,她浅浅一笑:“顾不上呀,老李离不开人照料的。”其时晚菊姑姑的女儿也出嫁并参加了工作,晚菊姑姑有时也会和女儿一起回来,她对两个儿子和孙子也表现出一种浓浓的爱意和慈祥。他的两个儿子悄悄嘀咕:妈的脾气咋变得这样好?吃上什么药了?
  
  不过,有些老人看出了一些端倪,这老李头不就是晚菊初中时的同学李磊吗?人们联想到晚菊姑姑年轻时的孟浪之事,心里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晚菊年轻时性格开朗活泼爱动,但骨子里是一个传统的女孩。追她的男孩不少,她独独钟情邻村的初中同学李磊。那年,李磊应征入伍,悄悄来找晚菊姑姑告别,并发生了不该发生是事。李磊入伍后两个月,晚菊姑姑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写信告诉了李磊,李磊的头一下大了:如果部队上知道了这个事,他就会被指控欺骗组织而被遣送回来。她给晚菊姑姑来信,一定要晚菊姑姑独自把事情揽下来,快快处理掉胎儿。她让晚菊姑姑等他三年,三年后他转业后一定娶她。三年后,李磊被提干了,他觉得刚提干就结婚不利于进步,就叫晚菊姑姑再等一年。晚菊姑姑认为李磊是推诿,她生气地回信说,我不等你了,我要出嫁了。
  
  晚菊姑姑的意思是考验一下李磊,李磊却信以为真。正好这时,李磊的父母去部队看望孩子,并带着一个当教师的姑娘和儿子见面。开始李磊有些不同意,舍不下晚菊姑姑。他的父母硬是做主让李磊娶当教师的姑娘,并且说了许多贬低晚菊姑姑的话:什么农村户口了,没有工作了,作风不好了等等。
  
  后来,晚菊姑姑还在傻傻等着的时候,李磊结婚的消息传来了。晚菊姑姑心如死灰,正好这时建生姑父走进了她是生活。
  
  几年后,李磊部队转业到县公安局。
  
  有次,晚菊姑姑去县城,在大街上与李磊不期而遇。他看到李磊身着警服潇洒威武的样子,心里一阵发紧,这个原来属于自己的男人现在竟然和别的女人同床共眠。她盯着李磊并不友好问:“你活得好吧?”
  
  李磊并没有显出更多的激动,甚至有些冷硬地说:“好不好,日子总得过吧。”
  
  晚菊姑姑觉得有翻江倒海的要说,可话到嘴边却像堵了一道大坝半句也说不出来。
  
  李磊像个大人物似得向晚菊姑姑摆摆手说:“我有事忙呢,你转游吧!”说完扭身就走了。晚菊一直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远处。那个曾经的恋人连头也没回一下,这让晚菊姑姑心里很受伤。
  
  她回来后,心里烦躁,坐卧不安,看到谁都想生气,尤其是看到建生姑父时,觉得他吃没吃相站没站相。他觉得李磊是临风玉树白杨挺拔,建生姑父是黄皮寡瘦的狗尾巴草一根。有时她也给自己宽心:建生这个人也不错的,对自己挺关心的。可一想到李磊的音容笑貌,她又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活得没有了什么盼头。
  
  后来,每隔上几个月,晚菊姑姑都要到县城走一趟,什么事也不干,就是为到县公安局门口看一眼李磊。这一看就是几十年,其间他们并没发生过什么故事,甚至有时连一句话都不说。
  
  玉树临风渐渐变成一个退休的老头,而晚菊姑姑则是两个孙子的奶奶了。
  
  建生姑父去世后不久,她得知李磊的老婆也走了,她觉得这是老天爷给她一个破镜重圆的机会,给她一个几十年苦渴的补偿。于是,她义无反顾走到了李磊的身边,她觉得为李磊干什么都从心里感到舒坦,她相信爱情不分年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广元市残疾人联合会 蜀ICP备07505384号-9 |川公网安备 51080002000208号

联系地址:广元市东坝兴安路256号   电子邮箱:yipinfeini@163.com

夜趣福利联合会组织和带领全体职工按照“抓宣传、寻支持、攻重点、求保障、强基础”的工作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