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邓光志带队调研2018年省(残)运会筹备工作

时间:2017-10-09 09:48作者:广元市残疾人联合会来源:yipinfeiniu.com.cn
 
  昨夜下了一场雨,半夜时分,雨停了。
  
  清晨,推开门的一瞬间,清风挟裹着缕缕温润的气息习习而来,如果你张开嘴深深地吸上几口,肺中浑浊的气流会被新鲜的空气所代替,你会感觉轻松得多,清醒得多。向远处看,一层薄雾从山顶一直垂到了半山腰。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太阳会冲破雾层喷薄而出,今天依然是个好天气。
  
  踏着清晨的露珠,沐浴着湿润的空气,我美滋滋地走过街面,沿着城北那条盘山公路缓缓前行。这条盘山公路像一条绵长的金丝带在城北这座苍翠的大山上如痴如醉地向大山的顶端盘旋而上,路总是那么热情奔放,路总是那么激情澎湃,路愈向上愈能彰显它独特的美丽和隐韵的神秘。
  
  如果说路是这座山中一处亮丽的风景,那么路的两边那些可爱的生灵便是这条路上最耀眼的画廊:你看,路的两边,绛紫色的野豌豆花,红白相间的野玫瑰花,金黄色的野生金银花,白色透亮的野茴香花······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各种野花,它们都争先恐后地吐出自己的芬芳,为这条山路铺了一路的花香。你听,百灵鸟、画眉鸟、麻料鸟、鹧鸪鸟等等,这些可爱的小鸟也在清晨里展示着自己的歌喉,给这条山路洒了一路的鸟语。尤其是路的两边那些馋人的山果更是让人目不暇接:那一树树野生的樱桃,像一串串红色的珍珠,吐露着可爱的笑脸;那一树树野生的桑葚也毫不示弱,把它骄人的果实裸露出来;还有那一地黄灿灿的野生金银花,更是散发出淡雅的清香。看着野生的樱桃,桑葚,金银花都把自己的成熟显山露水,而那些核桃呀、板栗呀,山杏呀、山桃呀也都坐不住了,它们拼着最大的力气努力地生长着,得意地昂着高贵的头颅与季节交替前行,它们的成熟将是这条山路上又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邓光志带队调研2018年省(残)运会筹备工作
  在这湿润的清晨路上,我的心便随着路上的风景跌宕起伏,我的脚步轻盈而自如地在这山路上缓缓向前流淌。路终于盘旋到了山顶,但并没有穷尽,它在这里调皮地拐了一道弯继续向山那边绕去。就在这路的拐弯处,地形豁然开朗了,这是一处不大不小的山洼地带:在这里,你会看到一座座漂亮的农舍掩映在山林里,红色的瓦屋顶,白色的墙壁,一缕缕飘升的袅袅炊烟;在这里,你会听到一声声犬吠,一声声鸡鸣,还有乡亲们站在自家的院落向对方甜甜的问候;在这里,你仰首会看到远近交错的巍巍群山,一层层薄雾缭绕在山顶,亦真亦幻,神秘无比;在这里,你俯首会看到山脚下高楼林立的小城,小城也在清晨里开始蓬勃地焕发着新一天的朝气······
  
  我在这风景如画的路上徜徉着,久久不肯离去。正当我被这暖暖的山村包围的时候,迎面蹒跚地走来了一对老人,看样子,大爷身体不太好,自己不能正常走路,一只手拄着拐杖,一只手由大娘搀扶着。我的脚步慢慢地向前移动,等我靠近老人的时候,大娘慈祥地对我笑笑说:
  
  “小伙子,上山来逛逛?”
  
  “是啊,大娘”我停止了脚步,回敬着大娘的问话,“山上的空气好,来逛逛”
  
  这时听见大爷说话了:
  
  “是谁呀,老太婆,是不是城里来买我家果子的呀?”
  
  “买果子?”大爷的问话让我感到不解。
  
  这时大娘对我解释说:
  
  “我家老头子是说,我家每年的所有果子都是城里人自己上山来摘,不用我们挑到城里去卖。”
  
  我心会神领地说:“原来是这样。大娘,那您家还有什么果子吗,我也顺便买点带回去?”
  
  “有,嫁接的樱桃、山杏、麦黄李都熟了。”大娘说。
  
  我顺手搀扶着大爷,就跟着大娘一起朝大娘的家走去。
  
  一路上,和大娘的闲聊中得知,大爷在九年前因为一场意外使一双眼睛失去了光明,五年前大爷又患上了脑梗塞,腿脚也不灵便了。我还知道大爷今年七十五岁了,大娘今年也七十二岁了,大娘身体还算硬朗,大爷生病的这么些年里,都是大娘不离不弃地搀扶着一路走来。
  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邓光志、副主任赵爱武带队调研2018年省(残)运会筹备工作,现场查看了苍溪县筹备情况和四川省信息学院、澳体中心等省残运会、特奥会场馆建设以及无障碍改造情况。
    在座谈会上,副市长吴桂华就筹备工作总体情况作了汇报。党组成员、副理事长姜雷就第九届省残运会、第四届特奥会筹备情况作了简要汇报,总结了前阶段工作和当前存在的问题,提出了下一步工作措施。
    邓光志肯定了省残运会和特奥会筹备工作,他认为措施得力,合力发挥大,成效较好,特别是基础准备工作扎实,竞赛项目实力强。
    针对下一步工作,邓光志强调,要进一步加大宣传力度,营造更好的筹备氛围;要多想办法,以更加昂扬的气势为康养旅游名市建设多作贡献;要切实加大投入,充分挖掘人才资源,加快工作进度;要倒排工期,在竞技训练、后勤服务保障上抓细抓实,为办好2018年省运会、省残运会和特奥会而不断努力。
  不多一会儿,就来到了大娘的农家小院,当我的脚一踏进大娘的这个农家小院的时候,一股醉醺醺的暖流便在我的血管里涌动着。我环顾着这个农家小院:这是一个坐北朝南的园林式农家小院,三间瓦房静静地卧在一个小山凸脚下,房子后面是一面苍翠的山坡,山坡上有许多的核桃树,板栗树。房子的前面是一个大约百余平方米的长方形院落,院子前面是一块大约三十度的坡地,里面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蔬菜:小白菜和四季葱碧油油的,嫩绿绿的。西红柿、辣椒、四季豆、南瓜等都还是小苗苗,它们都在吮吸清晨的甘露,蓬勃地生长着。院子的四周是一排整齐的果树,东边有两棵山杏;西边有两棵麦黄李;山杏和麦黄李已经绽开了成熟的笑脸,黄里透着红,诱惑着我贪婪的食欲;南边是五棵樱桃树,两边的四棵樱桃的果实已经落幕了,而中间一棵嫁接的樱桃正是成熟的时刻,颗粒超大,色泽鲜亮,红里透着绛紫,让人忍不住想摘几颗放进嘴里。
  
  这小院的美,这小院的净,这小院的淡雅,简直让人都不忍心多看一眼,看多了,醉意就愈浓烈;看多了,心情就愈神怡。从这美丽的农家小院可以看出小院的主人是多么地勤劳,多么地善良,而又是多么地热爱生活。
  
  这座小院是美丽的,再看这房子,红的瓦,白的墙,窗明几净的玻璃,想必你一定会说这是一个富裕人家。当你一脚踏进门槛,走进房子的时候,你看到的除了墙面是新的,地面是一尘不染的以外,其余家里的陈设却相当的简陋,家里没有一样现代化家居,仅有的就是几件可算得上是古董的木制家具,唯一值钱的可能要算那台二十五英寸的驼背式彩电了。看到屋外那么富丽堂皇,再看看屋内却是如此的寒酸老土,让我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大娘已把大爷安顿在一个靠背式椅子坐好了。只是大娘又开始忙前忙后了:
  
  首先,大娘拿了一只盘子出了门,走到那棵嫁接的樱桃树底下,很麻利地摘下了一盘樱桃后就径直来到我跟前,把樱桃递给我说:
  
  “小伙子,吃樱桃,昨夜刚下了雨,樱桃很干净,我没有洗,你就放心地吃吧。”
  
  我急忙接过大娘递来的樱桃,并回敬大娘:“谢谢大娘。”
  
  看着红里透着绛紫,个大似珍珠,并且还滚动着露珠的樱桃,我心里感到热乎乎的。
  
  然后,大娘又走到樱桃树下,摘了一大把樱桃进屋递给了大爷。
  
  接着,大娘又给我递来了一杯开水,也给大爷端去了一杯水。
  
  最后,大娘就走出了屋子,不大一会儿,抱了柴火进屋放在灶前。
  
  大娘总算在堂屋的一只小木凳子上坐了下来,怀里还抱着豌豆角掐了起来。大娘没有说话,大爷也没有说话,忙着叼着那只老古董式的旱烟锅,一缕青烟就在大爷面前袅袅飘荡开来。
  
  一时间,屋内空气有些紧张,我没话找话地询问大娘:
  
  “大娘,平常你都和大爷一起居住,没有和娃娃们一起生活么?”
  
  大娘并没有马上回答我的问话,手里不停地忙着掐着豌豆角。
  
  过了一会儿,只听见大娘说话了:
  
  “我和你大爷这辈子没儿没女,身边也没什么亲人,原来有个老娘一直跟我们生活,后来老娘走了,就我和你大爷两个人过了。”
  
  我屏气敛息地听着大娘的话,心里禁不住划出一丝难过和悲凉。我也感觉自己的问话有些冒失,是不是戳痛了大娘和大爷内心的伤痛处?
  
  屋里的空气又是一阵沉默,大爷还在吧嗒吧嗒地吸着他的旱烟锅,大娘还是在掐着豌豆角。但大娘似乎并不悲观,她又开口说话了:
  
  “我们这种情况,国家早都考虑到了,村上领导每年都要来几次要求给我们申请五保户,低保户,都是你大爷逞能的,他不愿意当五保户和低保户,他说不能给国家添麻烦。还有,今年又来了很多领导多次要求给我们弄个贫困户什么的,你大爷也都不同意。”
  
  大娘的话还没说完,只听见大爷插话了:
  
  “老婆子,你又在嚷嚷什么呀,国家已经给我们了养老钱,高龄钱。虽说我不同意当五保户,低保户,贫困户,可国家照样给了我们很多照顾:这房子、这饮水、这厕所、还有这院子的地平,不都是国家免费维修的。我们给国家增添的麻烦也不少了,还有,逢年过节的,国家都要给我们送米、面、油和钱。国家都能为我们考虑这么多,我们还要去争个啥子五保户,低保户,贫困户嘛。我又是当了一辈子的党员,总不能为国家想想吗?,五保户,低保户,贫困户都是有限的,就把这些有限的名额让给那些更需要照顾的贫苦百姓吧。”
  
  这时大娘也帮腔说道:
  
  “你大爷说的也没错,国家给我们两个老人有养老钱,有高龄钱,再说了,我们地里每个季节都有果子卖,而且都不需要我们进城去卖,都是城里人自己上山来摘,给的价钱也不低,城里人也很实诚。我们也没什么负担了,养老钱,高龄钱,卖果子的钱,基本够我们两个老人日常开销了,你大爷不要这个五保户,低保户,贫困户是对的,还有比我们更困难的人家呢。”
  
  听着大爷大娘的这番话,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觉得有一种骨鲠在喉,不吐不快的感触在心里:大爷大娘无儿无女,都这么大年纪了,而且大爷身体也不好,两位老人无疑心灵是孤苦的,生活是贫困的,不论从哪方面讲,大爷大娘都有资格申请或者五保户,或者低保户,或者贫困户。然而两位老人的觉悟是如此的高朗,实在令人敬仰,敬佩。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人,自身条件还不错,家境也过得去,却要挖空心思地托关系走后门去当个低保户,或者和扶贫干部吵吵闹闹,打打骂骂,甚至抱着扶贫干部的腿,都要去当一个贫困户。如果我们这些人能够想想这对孤寡老人的高朗觉悟,我们或许能感到一点愧疚和汗颜呢?
  
  我也亲自摘了大娘的一些樱桃,山杏和麦黄李,过了称,按市场价给大娘付了钱。看着这些没有任何污染的绿色山果,我的心里似乎有一处最靓丽的风景,这就是这对老人的思想和灵魂。
  
  我和大娘大爷告辞了,走出大娘的农家小院的时候,山上的薄雾已经慢慢散开,淡化。一轮初升的太阳正喷薄而出,金色的阳光把这个初夏的早晨泊得是如此地沉醉而迷人。
  
  我沿着金丝带般的盘上公路向山下走去,一路的鸟语,一路的花香,一路的风景,它们固然都很美,然而,在这路上最美的风景莫过于那座农家小院,那对老人以及老人的心灵。那温馨醉人的农家小院是这山路上最美的风景,那对恩爱相伴的老人是这山路上最美最美的风景,那对老人珲璞如金的心灵是这山路上最美最美最美的风景。
  
  我由衷地敬佩着,赞叹着,一路沉醉着······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市残联成功举行第五次代表大会

版权所有:广元市残疾人联合会 蜀ICP备07505384号-9 |川公网安备 51080002000208号

联系地址:广元市东坝兴安路256号   电子邮箱:yipinfeini@163.com

夜趣福利联合会组织和带领全体职工按照“抓宣传、寻支持、攻重点、求保障、强基础”的工作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