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竞赛训练 >

我市全面开启残运会无障碍建设改造工作

时间:2017-09-26 12:10作者:广元市残疾人联合会来源:yipinfeiniu.com.cn
一个、又一个疗程结束了,痛,还在原处。
  
  超高温的中秋去了,又惊诧于5000年来最热的寒露。回首2013中国独特的10月黄金周,那几天,还真是打牌、喝茶、读书、上网、睡觉的好日子,天蓝地黄,阳光熹微,不燥不凉,薄衫加身,随风起舞——但是,我却疲于奔波在家与医院之间。有了钱的中国人都认为:大好秋色,最不应该窝宅于家,不出门旅行一盘,那是活得很窝囊的......
  
  然而,我再贪玩也是挪不开步,牢牢地被输液针头牵扯着动不了。
  
  七天的液体,每天两次抓紧灌完,是为了尽快逃离,逃离这地狱般的嘈杂的急诊科。而急诊科像是正在打折的超市,熙熙攘攘,川流不息,流血的、咳嗽的、哭喊的、陪护的、吃包子的、要酸辣粉的、吼医生的、骂护士的、看稀奇的.....生意兴隆而又混乱不堪,厌恶而又暗生怜悯。一个护士一边为我扎针,一边给同僚抱怨:“我的喉咙难受死了,又痒又痛,咳痰不爽,在这样的空气里吃药也好不了,我一到空气好的地方,立即就好了......”或许是肺腑之言?于是悄悄同情起护士来。生病很倒霉,节日生病那就叫霉得起了冬瓜灰。
  
  比我更霉的是挨着我输液的另一个小女孩。她14、5岁,着浅色短衫,修长笔直的腿型被紧身牛仔装饰得青春活泼。可惜,左腿膝盖以下,被医生毫不留情地撕开了漂亮的牛仔裤,小腿中部刚刚包裹上厚厚的纱布,原来出了车祸。她表情自然,估计筋骨无大碍。挂着液体,悠闲地等待着,嘴里含着同学送来的安慰性的棒棒糖.....这时,护士车车推到了她的面前:“打针,打哪边?”语气冷淡而不容商量。
  
  小姑娘急了:“这么多人,我不打”。
  
  护士厉声道:“挂着液体呢!总不能坐到厕所里去打吧?”
  
  害羞的小姑娘,嘴里嘟哝着一万个不情愿。看着一屋子几十个输液的老头、老太、小伙、姑娘,多难为情啦!僵持中,诺尔玛大声说:“你把脸扭过来,人家小姑娘好打针。”像是对我、也像是在对所有人说。就这样,这个像我女儿一样大的小姑娘(要是我有女儿的话,至少也该这么大了)被三两个护士扒开了裤子,几秒钟便收拾完了。其实我哪里在看人家小姑娘?一旦开打,亮开屁股前,我自然会转头闭眼嘛!只是,我为小姑娘叫屈。“以人为本”好像只是写在政府工作报告里的口号而已,中国人进医院看病、检查、打针,就极不人性化。难不就真的腾不出一个角落为害羞的女孩大方地亮一下屁股打一针?隔壁那栋每晚200元的高级病房,那是客厅、厨房、卫生间什么都有哦!
  
  无独有偶,离我们不远处,护士要给一个5、60岁的老太太打针,老同志二话不说,一只手啪的一声,熟练地露出了大半个白花花的屁股。我在想,这也太配合了吧,人老了,屁股就不值钱了?护士都可以直接钉飞镖啦!同样是打针,老太、姑娘的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疼痛让我闭起眼睛。吊瓶晃荡,一点一滴,似冰雪融化,滴滴都是慢。七天长假,七天数着点滴结束了。接下来,是另一个疗程的打针观察。
  
  打针似耍流氓…
  
  说这打针,鄙人一点不怕。但弄不懂小孩们为什么一看见护士举起针管,便嚎啕大哭。其实没那么痛的。后来知道,最初的小孩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什么狮子老虎蛇都敢去碰,有思维之后,一是被各种尖利的物体伤害过,记忆深刻;二是被大人常常拿打针刺屁股相威胁,传言凶恶的护士凶恶地打针,就这样越说越恐怖了,我们幼小的心灵都是被吓大的!
  我市全面开启残运会无障碍建设改造工作
  急诊科注射室。
  
  这次轮到我害羞了。护士配好我的药品注射液,叫我准备。我坐在高高的旋转独凳上,做起欲宽衣解带的样子,而面前几个等待打针的中年妇女看稀奇似的围着,我的裤子也就半天拔不开。我扭头看看护士,年轻的护士小姐像是习惯了似的,撇我一眼,无语。我只好看着几个中年妇女大声说:“打哪边屁股?需不需要脱完?”这下,几个女奶奶才像懂事似的向门外挪了几步。我迅即亮开我这一点也不白的屁股,心里还在酝酿着紧张一下,下面针头已经刺进了我的肉里......仅仅一分钟,完了。我对小护士说屁股肉少,有点痛。她说:“这打针当然是肉多的好打,但输液要肉少的好刺”。
   2018年省残运会将在广元召开,为学习借鉴省内兄弟市州办会经验,10月26日至28日,市城乡规划局、市残联考察组先后到遂宁市、自贡市学习考察残运会无障碍环境建设改造等工作,紧接着雷厉风行落实市政府工作要求,全面启动了残运会无障碍环境建设改造工作。
    自贡市、遂宁市先后承办了四川省第七届、第八届残运会,具有成功办会经验。考察组现场察看了两市残运会比赛主场馆、残疾人运动员食宿地点无障碍环境设施建设和改造情况,与两市城乡规划局、残联相关同志座谈,详细听取具体工作情况介绍,收集了相关资料。
    这次学习考察及后续工作共取得了四项成果。一是明确了无障碍改造工作思路,邀请北京专家现场指导三次:第一次摸底调查拿出建设改造意见后组织实施,第二次组织验收,第三次赛前检查。二是市残联按照市政府10月底前邀请专家现场指导的要求,已于10月31日邀请国家级无障碍改造专家华清滂到达广元,经过四天的工作, 11月4日已完成市城区和承担办赛任务的苍溪、旺苍、昭化、朝天等县区摸底调查,并举办了《残疾人体育赛事的无障碍服务》专题讲座。三是由市城乡规划局牵头,组织市残联、市体育局、市教育局和各相关业主单位,对中心城区主会场及两县两区的参赛场馆、代表团入住宾馆、运动员食宿场所统一定点定位排查,并形成改造方案,市城乡规划局负责落实设计、审查改造方案,11月底前拿出设计图纸报市筹委会审定。四是市残联、市体育局、市教育局和相关业主单位将按照各自职能职责,共同完成无障碍改造工作,不断推进全市无障碍配套设施上档升级,为把广元建设成为无障碍城市努力创造条件。
 
  我草草扎紧裤带,摸着疼痛的针眼处,一瘸一拐出了急诊科。
  
  到医院,还讲究个什么呀?身体每个部位都是器官而已。对了,活着时叫器官,驾崩了之后就改称标本了。每个人的器官都长得相似吧?但每个人都好奇地喜欢偷看别人那些常年不见光的器官。平时衣冠楚楚,只有在医生护士面前,可以迫不得已地大胆耍起流氓来.....
  
  那一次打针
  
  打针是个技术活,与轻重无关,有时痛,有时不痛。
  
  十年前,一个小战友,刚从护校毕业前来实习的小姑娘,有天跟着老师来为我打针。老师交代完剂量、观察方法等,就要去忙别的,临走时说:给大哥打针尽量慢一点。那时,我刚升少校不久,还是蛮像个大哥的。
  
  我一向很配合,在无关大雅的情况下,愿意给新手一个锻炼的机会。立马挽起袖子,鼓励她,我的肱二头肌尽管刺。
  
  打针与输液其实是最基础的护理,再优秀的高手都是在病人身体上练出来的,就像优秀的狙击手,靠的是子弹堆出来的。这个刚出道的小姑娘,不知道是把老师的话铭记在心,还是心慈手软同情我,小心翼翼把针慢慢扎进了我的大臂肌肉,位置没问题,就是越慢似乎越痛苦。我咧嘴看了她一眼,她似乎明白地紧张了一下。接下来,就是遵循老师的教导:要慢点。这一慢不打紧,小妹妹是边揉边推药,足足打了近15分钟!完事还不忘问一句:大哥,不痛吧?
  
  还真不痛。如果要是快进慢推,那就完美了,我心想。
  
  可是,这一针打完,我的手臂因撑太久而麻木了......活动了好久,才恢复过来。
  
  多年以后,我和诺尔玛无论什么时间想起这一针,都觉得是一件愉快的事情。而今,无论何事都讲一个快字,来不及乐,就忘记了过程。
  
  几十年来,打针无数,阅人无数,针针见血,针针都能感受到冷暖寒凉,世事无常。打针,原来屁股在哪里,脸就在哪里。倘若,人生若只如初见,打针若只如第一针,这世界将会充满了爱。
  

版权所有:广元市残疾人联合会 蜀ICP备07505384号-9 |川公网安备 51080002000208号

联系地址:广元市东坝兴安路256号   电子邮箱:yipinfeini@163.com

夜趣福利联合会组织和带领全体职工按照“抓宣传、寻支持、攻重点、求保障、强基础”的工作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