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社会万象 >

县残联到训练基地探望残疾人运动员

时间:2017-09-25 20:22作者:广元市残疾人联合会来源:yipinfeiniu.com.cn
县残联一行到集训基地看望我县残疾人运动员并给他们送去真诚的祝福,希望他们在训练和比赛期间,发扬“自尊、自信、自强、自立”精神,展示自我,超越自我。
    为使我县参赛运动员有一个良好的训练心态,能全身心投入备战训练中。县残联一行到训练基地看望了他们,了解他们的训练、住宿、就餐等基本情况,勉励他们在训练期间,要克服气候炎热的实际困难,要发扬“自尊、自信、自强、自立”的精神,展示自我,超越自我,努力训练,奋力拼搏,争取在比赛中发挥出最佳水平,为旺苍争光,为家乡争光。
    参观完训练基地后,为圆满完成我县奖牌任务数,县残联与代训机构进行反复磋商,与广元科技学校签订了代训协议。
每年今日,都习惯为自己写点什么,年少的时候认为,这是我在尘世独有的一刻,无论繁芜或是清苦,都是岁月予我的馈赠,我只安心接受就好。
  
  但,行年渐晚,一直的生活都如光阴罅隙里的浮萍般飘摇,如今,又将老了一岁,总有无端端的寂寞与惧怕。
  
  年少的时光,大多数是美好而张狂的。那时候迫不及待的想要老去,也曾单纯的以为,老去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可以远离喧嚣,择一城而良安,可以着素衣白裳,在古朴的屋檐下,邀二三知己,小酌浅醉,可以炉火旁打盹,悉心翻阅泛黄的信笺,温习当初爱的誓言。
  
  但,真正的苍老,也许并非如此。
  县残联到训练基地探望残疾人运动员
  一直记得张爱玲《迟暮》里所描绘的女子:“往事悠悠,当年的豪举都如烟云一般霏霏然的消散,寻不着一点的痕迹,她也以惟有付之一叹,青年的容颜,盛气,都渐渐的消磨去。她怕见旧时的挚友。她改变了容貌,气质,无非添加他们或她们的惊异和窃议罢了。为了躲避,才来到这幽僻的一隅,而花,鸟,风,日,还要逗引她愁烦。她开始诅咒这逼人太甚的春光了。”也许老的最后,只剩下黄卷清灯,孑然一人和无边的落寞。
  
  雪小禅的《老》更少触目惊心,开篇就是,“老真是可怕,比死可怕。世上有两种事情不可推托,来了就是来了。一是爱情,二是老。”试问,人世间,能与死抗衡的有什么,除了爱,也许就是老了。
  
  我可以想象出,一位眉目精致,玉簪带花的女子老去时是什么样子:也许是疾病缠绕,卧榻难移,再无力去修剪花枝,也许是衣襟添尘,袖底遗灰,再无力画眉情长,也许是两鬓斑白,双眼昏花,再无力巧绣女红。
  
  想着,内心都有隐隐的痛。
  
  但是岁月总是孤勇而执著的。唯有面对生死与老去,她并没有恩待任何人。每个人都会无情的老去,最后,如秋日的落叶般,只剩下一把瘦骨与无尽的叹息。
  
  有时我想,女人之所以比男人更怕老,也许,怕的并不是老的本身,而是怕老来之时,有无尽的孤清与凄苦,有无尽的回忆与遗憾,却没有良人再侧可给予温暖,没有一隅可以将自己搁浅。
  
  诗文里说,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怕只怕,老的时候,前尘往事都已散做烟云,而最爱的人已与你诀别,你却再也想不起来他的样子。
  
  没有相思可寻,人生寂寞如斯。
  
  但人生总归是寂寞的过程,不如,就做素心之人,在以后的年月里,任自己匆匆老去,老的坦白而通透,老的无可奈何而又欣然接受,老成纸上的一瞥相思,待被人读尽遗忘,就已是此生的归途。
  
  如此,也是美好,也已足够。
  

上一篇:揭开“山西最美残疾人”名单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广元市残疾人联合会 蜀ICP备07505384号-9 |川公网安备 51080002000208号

联系地址:广元市东坝兴安路256号   电子邮箱:yipinfeini@163.com

夜趣福利联合会组织和带领全体职工按照“抓宣传、寻支持、攻重点、求保障、强基础”的工作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