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社会万象 >

我市市长邹自景对市残联党员亲切慰问

时间:2017-09-25 20:14作者:广元市残疾人联合会来源:yipinfeiniu.com.cn
那是一个非常平静的烈日午后,毫无预兆的,天空中突然炸开了一道惊天大霹雳。接着,狂风四起,乌云涌动,有两条巨龙突然出现在了夏王宫的上空中。它们翻腾着巨影发出了一阵又一阵剧烈的咆哮,它们张牙舞爪的狰狞在夏王宫的上空中席卷着一股又一股狂风。
  
  巨龙显世,呼风唤雷!这是一个震撼又怪异的现象。顿时,在宫殿外的士兵们全都跪在了地上,同时一些王宫侍卫惊慌失措的匆匆跑进神仙殿,冲入了酒池肉林向夏桀王禀告这个惊天动地的大消息。
  
  在酒池肉林,关龙逢没做任何的抵抗,他只是凄凉的大笑一声,然后就双手一挣将他上身的盔甲震裂,接着他光着魁梧的上身由一群太监用大铁链将他绑在了一根大铜柱中用火炭加热烧烤他。束手就擒?这是一名忠臣一名战将的悲哀绝望!
  
  火炭不断的堆积燃烧,大铜柱不断的被炭火加热显得更通红,同时刺鼻的黑烟不断的在那根大铜柱中向酒池肉林飘散。可是关龙逢并没有挣扎,他也没有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他只是闭着双眼,任其火烤铜烫。而之前他那柄砸落在地的屠龙大刀却突然发出了一阵又一阵尖锐的‘嗡嗡’龙鸣声。之后越来越剧烈。
  
  在酒池肉林,夏桀王显得很轻松,他微笑着搂着妹喜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关龙逢受刑,而在他身后的那一群奸臣小人们此时也开了声,他们弯腰低眉的躲在一旁幸灾乐祸的低声嘲笑着关龙逢。因为之前关龙逢还向夏桀王进谏,驱奸臣弃媚惑,用忠臣爱臣民,结果他自己首先要被杀了。
  
  在妹喜身后那些白袍巫婆黑袍巫师依然低着头面无表情的盘坐在地,好像这里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她们之间盘坐的方位又犹如一个混乱的阵法,只是她们却有那么一刻在有意无意间都看了一眼那柄漆黑色的屠龙大刀——在她们的眼中好像有一丝忌惮那柄屠龙大刀,她们的眼中好像有丝不祥的预感:好像有件什么事情很快就将发生了!
  
  也就是在这时,殿外的一群侍卫惊慌失措的冲入了酒池肉林,他们慌慌张张的跪在地上,然后他们惊慌失措的向夏桀王禀报了王宫上空突然出现了两条巨龙:那两条巨龙在王宫的上空剧烈的咆哮着,它们猛烈的翻腾盘旋卷起了天空一阵又一阵狂风暴!
  
  龙,作为万兽之王,它们既能上天入地,它们又能呼风唤雨电闪雷鸣。它们是神灵的化身!
  
  在酒池肉林,之前还轻松自得的夏桀王此时他的心里突然却出现了一股莫名的恐慌。因为他不知道巨龙的降临是预示着福兆,还是在预示着他与他国家的祸患。就如同关龙逢之前对他说的那样。这时他突然将目光看向了关龙逢,因为他知道关龙逢是他的护国大将军,而且关龙逢还是一名实力强大的屠兽高手。就在这一刻,他犹豫着是不是该立刻下令将关龙逢放了,然后在向他陪礼道歉,让他先来保护自己……可是突然他又想到了占卜,他想先命太史官占卜天降巨龙的吉凶祸福,然后在做决定。
  我市市长邹自景对市残联党员亲切慰问
  在酒池肉林昏暗的一角有一名苍老的灰袍老者,他沉默的在酒池肉林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可是当夏桀王向他下令占卜的时候,他立马跪在了地上,取出了灰袍内的一卷古旧的竹签,接着他排练竹签,又闭目沉思,接着却是突然看了关龙逢一眼……
  
  “将那两条龙杀了!”太史官的占卜还没出来,却是之前低头掐了掐指甲的妹喜突然冰冷的向夏桀王说了一句。她的话说的很突然,又是那样的冰冷狠毒决绝,没有了之前的温柔妩媚甜美。
  
  “爱妃,你刚才……”夏桀王有些震惊,他转头看了看四周然后他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妹喜,他有些不敢相信之前那话的词语与口气是出自妹喜。妹喜却是对他温柔的嫣然一笑,妹喜向夏桀王柔声说道:“大王,臣妾认为这两条巨龙是关龙逢召集而来毒害大王的!众所周知,关龙逢是屠兽高手,同时他还是一名驯龙高手。他设下如此诡计只是为了恐吓大王,威胁大王,甚至还有可能是为了报复大王。臣妾认为大王应该将那两条龙杀了,如此才不会中了关龙逢的狠毒诡计!”
  
  夏桀王有些彷徨的点了点头,却是犹豫了片刻,因为他知道弑杀龙是不祥的事情,因为龙是神灵的化身。夏桀王不喜朝政,却是非常偏爱于占卜巫术,也常常对妹喜言听计从。接着当他在看向被大铁链捆绑在大铜柱上的关龙逢时,突然他好像恍然大悟了什么事情。
  
  如果是平常人在那炽热的大铜柱上受刑,此刻的他们肯定早已是被溶解的灰飞烟灭了,可是此时的关龙逢却好像并没有什么痛苦,他也好像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关龙逢的身体好像是一具铜皮铁骨般,他又仿佛是受到了神灵的护体,他在如此残酷的严刑之下却依然能水火不侵。
  
  “原来真是这逆贼啊!”顿时,夏桀王咬牙切齿,他勃然大怒的下令,令那些监刑的太监们加大火力烧烤关龙逢,还令一些身强体壮的太监用带刺的大铁鞭猛烈抽打关龙逢,同时他还下令御林军将王宫上空中的那两条巨龙全力射杀了!
  
  侍卫们领了命令,冲出了酒池肉林与神仙殿,大声的向王宫庞大的御林大军传达弑杀两条巨龙的命令。
  市委副书记、市长邹自景来到市残联康复中心假肢站,亲切慰问困难党员赵金宝,为他送去节日的问候和党委、政府的关怀。
    困难党员赵金宝是一名退伍军人,身有残疾,家庭困难,现在市残联康复中心工作。“今天是党的生日,我代表市委、市政府来看望你,祝你身体健康!”在赵金宝的工作地,邹自景与赵金宝亲切握手,为他赠送慰问金。邹自景详细了解他的工作情况,得知赵金宝现在每年为120余名残疾人提供假肢制作、安装服务后,对他扎实认真的工作态度表示赞许。市残联党组书记、理事长蒲国春向邹自景就全市残疾人工作作了简要汇报。邹自景要求,市残联要加强对辅具适配师的培训,不断扩大服务范围,提高服务水平,实实在在为更多残疾人提供优质服务。
    蒲国春表示,感谢市委、市政府领导对市残联和全市残疾人工作的关心支持。市残联将在市委、市政府坚强领导下,坚持“以人为本、开放量服、融合创新、协调共享”基本发展思路,以深化“量体载体”式残疾人服务为主载体和主抓手,狠抓各项工作落实,全力以赴补短板,助力残疾人脱贫攻坚。
    市残联党组成员、副理事长姜雷,副县级调研员谢红等同志参加慰问。
 
  也就在此时,妹喜突然一个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些黑袍巫师。妹喜没有说话,地上其中有八名白袍巫婆与八名黑袍巫师却缓缓的从地上站起,他们向妹喜微微行了个礼,接着有四名黑袍巫师各自从黑袍中掏出了一块乌黑的龟壳,有四名黑袍巫师各自从黑袍中掏出了一根雪白的巨兽骨,还有那四名白袍巫婆各自从白袍中取出了一面铜镜,与四名白袍巫婆各自从白袍中取出了两根细长的白发。接着他们悄无声息的缓缓散开在了酒池肉林的阴暗处。
  
  “嗡嗡……嗡嗡……”突然间,整个酒池肉林陷入了诡异的寂静,整个酒池肉林只有落在大铜柱下方的那柄屠龙大刀发出的一阵阵剧烈的嗡嗡龙鸣声,也只剩下了火炭烧烤大铜柱时关龙逢身子被大铜柱炽烤的嗤嗤声。那两名用大铁鞭鞭打关龙逢的太监却是突然停止了动静。就是这一刻的寂静,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压抑与恐慌却骤然间在蔓延爆发。
  
  “嗷……呜……”
  
  突然,一道剧烈的咆哮声冲入神仙殿传入了酒池肉林。那是一道巨龙的咆哮声,剧烈又震撼。
  
  顿时,在酒池肉林中的那些太监宫女们全都被吓得趴倒在地,而在黄金宝石亭台四周的那些奸臣小人们也被吓得惊慌失措的全部挤在了亭台的一个角落,他们脸色苍白颤抖不止。夏桀王也被那道突然出现的剧烈龙啸声惊的腿脚一软,脸色苍白的后退了两步。他的眼神恐惧,却是妹喜冷笑着缓缓走到他身边突然一把扶住了他。
  
  却是那一道龙啸声突然的出现,接着它又突然没有了声音。同时那两条巨龙的身影也没有出现在酒池肉林。这仿佛是大家的一个幻觉,这让大家渐渐的又为之松了一口气,希望这只是虚惊一场。
  
  “喝!”可是就在这时,关龙逢突然睁开了双眼,他冲天大喝一声道:“你们不可伤害了我们的君王!”
  
  关龙逢确实不是一个普通人,世间一般的外力并不能伤害到他。他如雷霆般的大喝声突然震出,他前面的那两名手拿大铁鞭的太监瞬间就被震晕。只是余音还未停息,接着突然的一声巨响却从酒池肉林上方的殿顶中炸开了一道大洞。
  
  “嗷……呜……”
  
  紧接着,一条火红的巨龙串入酒池肉林,它如一卷狂火般在酒池肉林的上空中剧烈的咆哮着,剧烈的盘旋着。
  
  “嗷……呜……”
  
  紧接着,一条雪白的巨龙更是突然从酒池肉林的那座巨大的酒池中猛然喷出,气势汹汹,它如一股狂浪般在酒池肉林的上空中剧烈的咆哮着,剧烈的盘旋着。
  
  “嗷……呜……”“嗷……呜……”
  
  紧接着,一卷狂火与一股巨浪一正一反的在巨大的酒池肉林的上空中相互盘旋翻腾,它们的咆哮犹如一道又一道雷霆在酒池肉林中不断炸开,它们盘旋的身影在酒池肉林形成了一道又一道的龙卷风。
  
  在酒池肉林中不断有人被吓倒震晕,夏桀王急忙跑向那个黄金宝石亭台要人保护,可是他刚跑去几步却被吓得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他向那些奸臣小人们大喊道:“快来,快来救救寡人!”可是此时并没有人敢过去来救他……
  
  “嗷呜!”
  
  就在这时,那两条巨龙同时一阵咆哮,它们从正反方向同时攻向了一直冷冷站在酒池肉林中的妹喜。
  
  “哼。”只是妹喜并没有对巨龙的出现感到震惊,她也没有对那两条巨龙突然前后同时向她发起攻击而感到害怕,她依然冷冷的笑着,冷哼道:“不自量力的东西!”她那十根长长尖锐的指甲渐渐如毒蛇伸展般变长,接着她的指甲间恍惚间生出了一股淡淡的黑烟……
  
  却突然妹喜好像想到了一件事情,她呼的一声飘到了夏桀王的身边,然后她蹲了下来,看了眼跪在地上惊慌失措的夏桀王,妹喜妩媚甜美的冲夏桀王嫣然一笑道:“大王,您先休息一下吧。”接着妹喜的五根指甲在夏桀王眼前轻轻一晃,一股黑烟飘过,夏桀王就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然后就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也就是在这一刻的时间,那两条巨龙瞬间出现在了妹喜上空的前后方,距离也只有四五米。可是就是在这么一段微小的距离间,那两条巨龙的前方却仿佛遇到一道无形的屏障,这让它们无法冲击而下袭击妹喜。这让它们愤怒震惊。
  
  此时的酒池肉林已变成了一个魔法争斗的战场,那是正义与邪恶力量的对决!
  
  在那道无形的屏障下方已出现无数道诡异阴冷的黑烟在流串,在黄金宝石亭台一角的那些奸臣小人已被全部迷晕。此时在妹喜四周只有一些零散的白袍巫婆,与一群黑袍巫师。而那些黑袍巫师的手中都已亮出了乌黑的龟壳,或是雪白的兽骨,他们面无表情的仰头,口中好像在低沉的念叨着咒语。
  
  那两条巨龙无论是翻腾冲撞都无法冲进那道无形的屏障,可是它们并没有表现的恐慌。突然它们又往空中一个翻腾,接着一声咆哮,陡然它们的口中喷出了一道剧烈的闪电。
  
  两道耀眼夺目的闪电一前一后同时击向那道无形的屏障。接着轰然巨响,闪电与无形屏障猛烈撞击,陡然又是一阵剧烈的声响,那道无形的屏障却是渐渐显现出了一张巨大的八卦图,电光在那张巨大的八卦图中逐渐扩大散开。
  
  “喝!”就在这时,关龙逢突然大喝一声,他双手向外一开,顿时将他重重捆绑住的大铁链一把震碎,接着他在空中反身一脚就将那根如参天大树般的大铜柱一脚踹倒,大喝道:“都是些祸国殃民的东西。”
  
  关龙逢气势汹汹,他借着那股力从半空中直冲向前,接着他伸出右手,手掌朝下。顿时掉落在地上的那柄屠龙大刀‘嗡嗡’长啸着突然腾空而起。接着,关龙逢一把握住那柄屠龙大刀,他长啸着向那道八卦图直劈而下,向八卦图中心的那个妹喜大喝道:“妖孽,现形吧!”
  
  “呵呵呵……呵呵呵……关龙逢你这是送死哟!”惊悚的尖叫声陡然在酒池肉林中出现,就是之前妹喜所站的地方,妖艳妩媚的妹喜已经消失,转而在半空中飘浮着一个如烟如雾又惊悚恐怖的漆黑鬼魅。她之前是如此的妩媚动人,如今她却是如此的恐怖惊悚,她之前那温柔悦耳的声音是如此的美妙动听,此刻的尖叫已变得尖锐刺耳,她之前那十根雪白的指甲如今已变成了十根如毒蛇般的骷髅头黑烟。
  
  “妖孽,惑主误国,今日我定当杀了你!”关龙逢握紧屠龙大刀大喝一声直劈向那八卦图。气势磅礴,势不可挡!
  
  的确,关龙逢可是当时天下第一神将,无论是他的战功还是他的勇力都是天下第一,无人可敌。而且他的驯兽能力与屠妖能力都是当时的最强者。在当时,也只有关龙逢才能挺身而出,为夏朝去斩除内忧外患。
  
  屠龙大刀看起来并不是很锋利,可是它在关龙逢的一劈之下却释放出了开天劈地般的强大威力。那两条巨龙合力也无法击破的那道八卦图屏障却是在关龙逢屠龙大刀的一劈之下瞬间就裂开了一道大口子,接着那道大口子在闪电的加击下不断向外扩散……
  
  “砰……”接着突然的一阵阵剧烈声响,那八名黑袍巫师手中的龟壳与兽骨全都裂开破碎,散落在地。那八名黑袍巫师的眼中接着颤抖着露出了震惊与恐惧的眼神。接着,他们的口中发出了一阵阵惊悚恐怖的尖叫声,他们的黑袍不断的剧烈颤抖。突然,酒池肉林中传出了一阵阵爆炸声,那八名黑袍巫师的身体不断的碎裂,渐渐的它们化为了一股股黑烟,随之灰飞烟灭。
  
  “关龙逢,这是给你最后一次警告。我可以饶了你,并放你们走……否则我将让你碎尸万段,株连九族!”这鬼魅的本事好像并不强大,可是它的口气依然非常自信非常狂妄。
  
  巨大的八卦图在屠龙大刀的雷霆万钧之势下瞬间土崩瓦解,可是在八卦图屏障之下又出现了一道四象图,四象图屏障的下面是无数道迷幻的白烟飘荡——在鬼魅的四周有四名白袍巫婆各自拿着一块铜镜跪在地上悲哀的念叨着什么咒语。
  
  一道又一道的屏障在保护着鬼魅,让关龙逢无法与它真正的展开对决。关龙逢无法了解鬼魅的实力有多强大,此时他也唯有通过战斗去了解它的实力有多强,并且要勇敢的将它打败了!这是一名将士天生的信念!
  
  关龙逢破碎八卦图屏障后,他提着屠龙大刀一跃而起就站在了那条火色巨龙的背上。白色巨龙在其侧,翻腾着咆哮着,壮其声势。关龙逢提着屠龙大刀指着四象图屏障内的鬼魅,沉声道:“为将者,心中只有国家君主,也只有胜利,无惧生死!妖孽,束手就擒吧!”
  
  关龙逢大喝一声,就从火色巨龙的背上一跃而下,屠龙大刀直劈向那道四象图屏障中的鬼魅。与此同时,那两条巨龙在空中盘旋着又喷出了一道又一道剧烈的霹雳,让屠龙大刀的威力更显气势磅礴,满到爆棚!
  
  这一场关龙逢与鬼魅所主导的对决,很明显的,关龙逢是进攻者,鬼魅则是防守者。进攻者劈波斩浪、势如破竹、势不可挡;而防守者且战且退,仿佛并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这样的结果让关龙逢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丝疑惑,可是很快的他就发现了鬼魅的诡计,可是那时他已变成了一个防守者,并已无还手之力……
  
  四象图屏障在关龙逢的屠龙大刀与两条巨龙的闪电直击之下,瞬间土崩瓦解,那四名白袍巫婆的铜镜也随之破碎。接着她们哭泣尖叫着碎尸万段并灰飞烟灭。可是就当关龙逢的屠龙大刀要劈向鬼魅的头颅黑烟的时候,屠龙大刀却突然停止了动静并选择了后退……
  
  “关龙逢,难道你想杀了寡人吗?你敢杀了寡人吗?”这一次的屏障已不是无形,它的保护体也并不强大,但是它却让关龙逢退却了。那是一个冰冷又威严的声音。
  
  当关龙逢的屠龙大刀快要劈向鬼魅的时候,鬼魅的面前却是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夏桀王。关龙逢知道此时的夏桀王只是一个被鬼魅控制的借尸还魂者,可是关龙逢已变得不敢轻举妄动了——却是在他突然停止与犹豫的那一刻,他的心脏接着被‘夏桀王’捏住……
  
  “关龙逢你欺负了寡人的爱妃,所以寡人要杀了你!寡人命你不许反抗,否则你就会杀了寡人!”飘浮着的鬼魅右手的五个骷髅头黑烟紧紧的吸着夏桀王的后脑,夏桀王痴呆的眼前是他的一只手已穿进了关龙逢的心脏,五根手指已捏住了关龙逢的心脏。接着他冷冷笑了笑,将那个心脏取出捏碎……
  
  一切发生的太快,这样的过程只是一瞬间而已。假如是夏桀王本人的力量他绝对无法手指穿破关龙逢的肚子并取出关龙逢的心脏,并捏碎——这样的力量只可惜是源于夏桀王背后的那个鬼魅的力量。
  
  “嗷呜……嗷呜……”“嗷呜……嗷呜……”关龙逢的心脏被取出捏碎,这让在空中盘旋为关龙逢助势的那两条巨龙大为震惊愤怒。可是紧接着它们也突然遇到了危险:在酒池肉林的昏暗处突然出现了八名黑袍巫师与八名白袍巫婆,接着天空中又出现了八卦图屏障与四象图屏障,同时八根如长蛇般的白色细丝向空中飞去缠绕那两条巨龙……
  
  或许是关龙逢太轻敌了,也或许是那鬼魅的实力的确太强大,这让关龙逢遭遇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场败仗!
  
  “大王,微臣不能为您征战沙场了!”关龙逢虽然已被捏碎心脏,可是他还没有倒下,他的脸上有无限的悲伤,他看着夏桀王的眼睛非常悲痛的沉声道。这或许是一名忠贞之臣的最后道别了!
  
  “呵呵呵……”关龙逢的悲痛却引来了一个‘人’的快乐,鬼魅从夏桀王的口中尖叫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己闯进来……呵呵呵,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哟!”它非常的得意,因为关龙逢已死到临头,因为如今一切局面都在它的诡计当中,因为整个天下已没有它忌惮的人。
  
  “哼!”关龙逢冷哼了一声,“你也未免得意的太早了!”突然他怒发冲冠,他手中的屠龙大刀直冲向空中……突然他大吼一声,他抱着夏桀王朝那鬼魅喷出了一口鲜血……
  
  屠龙大刀冲向空中的八卦图屏障与四象图屏障,接着它又一个弹回又冲了下来——关龙逢的血定住了那个鬼魅,关龙逢的双手已掐住了那个鬼魅的脖子——接着,屠龙大刀伴随着巨龙的咆哮与闪电劈了下来……
  
  …………………………
  
  “神人下降,预示吉祥!大王何不收留龙之精气,藏之必会带来福气。”在酒池肉林,那名苍老的灰袍老者太史官向夏桀王算了一卦。结果得到的卦象是一个大吉之兆。
  
  此时的酒池肉林,那八根大铜柱已全部倒塌,妹喜与鬼魅已消失,关龙逢与那两条巨龙也已消失。夏桀王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如梦幻的一切,无声的叹息了一声。接着,他命祭祀官在酒池肉林摆上了钱币设下了祭坛,并举行了隆重的祭祀活动,向天地神灵祈福免灾。
  
  隆重的祭祀活动过后,祭祀官拿着金盘缓缓的收取了地上的一滩金光闪闪的鲜红的液体,接着,祭祀官再小心翼翼的将金盘放入了朱红色的匣子中。夏桀王下令祭祀官将其好好保存在王宫内库中,封存起来,并下令这个封存的匣子谁也不得打开,否则杀无赦!
  

版权所有:广元市残疾人联合会 蜀ICP备07505384号-9 |川公网安备 51080002000208号

联系地址:广元市东坝兴安路256号   电子邮箱:yipinfeini@163.com

夜趣福利联合会组织和带领全体职工按照“抓宣传、寻支持、攻重点、求保障、强基础”的工作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