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社会万象 >

中国残联参与2017国际冬季运动博览会

时间:2017-09-25 20:00作者:广元市残疾人联合会来源:yipinfeiniu.com.cn
深秋,寒风凛冽,空气惨淡,落得天地尽是一片凄凉的景象。早已失去纯洁色彩的白云也已变得枯萎,就连天空中飞过的那一只孤雁,也在寒风中悲悲戚戚、凄凄惨惨的哀鸣着。它仿佛是一个迷了路的小孩,是那样的孤独无助……
  
  每当看到这样的情景,龙羽儿的心中就会变得特别的哀伤,她觉得天空中的那只孤雁很孤单很可怜,她觉得孤雁的哀鸣是在伤心哭泣。或许它已被它的家人抛弃了!她也觉得飘落在河水中的枯叶很可怜很渺小,因为它们不能落叶归根,它们只能身不由己的随风随波漂流,它们从此以后在也无法回到它们的‘家’了!
  
  “唉,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离别?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哀愁?”站在小河岸边的那株干枯枫树旁边的龙羽儿,怔怔的望着在天空中的哀鸣孤雁,她双手合十的,略有自责的轻声说道:“你们真可怜,只怪我不能帮助你们——真心希望你们能回到你们家人的身边!”
  中国残联参与2017国际冬季运动博览会
  她的声音是那样的虔诚,又是那样的稚嫩悦耳。寒风吹动着她那雪白的一尘不染的貂绒大衣,也吹乱了她那乌黑发亮及腰的秀发;她白皙如玉的脸颊上那两颗像黑宝石一样的眼眸仿佛也染上了一层湿雾,显得楚楚可怜——静静的站在那里,双手合十,她仿佛就像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境小天使。
  
  可是,龙羽儿又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小女孩,时常她会因为一件小事而变得闷闷不乐,因而胡思乱想。虽然那件小事可能并不关己。有人会说她是单纯善良的,也会有人觉得她有点傻傻的,但是是可爱的——可是,谁又会懂她心中的忧愁呢?谁又能倾听她那莫名其妙的满怀哀愁?——可是有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多愁善感!
  2017国际冬季运动(北京)博览会在国家会议中心开幕。北京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北京冬奥组委执行主席陈吉宁致辞。国际奥委会副主席、中国奥委会副主席于再清宣读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的贺辞。国家体育总局、中国残联、河北省、北京市、北京奥运城市发展促进会领导高志丹、吕世明、许宁、张建东、刘敬民、王伟、蒋效愚,北京冬奥组委秘书长韩子荣出席开幕式。
 
  冬博会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以“引领之路”为主题,通过高峰论坛、专题展览、项目推介等活动,充分展示冬季运动器械装备的最新成果,深入交流探讨冰雪产业发展经验。冬博会围绕6大领域,将举办10余场国际论坛、行业大会和多场洽谈交易活动,吸引400余个国内外品牌参展。国内外企业界、体育界人士充分利用这个平台,分享信息,交流经验,深化合作,创新引领,为冰雪运动繁荣发展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冬博会不断提高专业化和国际化办会水平,持续提升品牌影响力,为实现“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作出积极贡献,为筹办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发挥新的更大作用。
 
  中国残联副主席吕世明代表中国残联出席开幕式,并参观了博览会冬残奥会筹备及文化运动展示。
 
  “羽儿,你真的好漂亮啊!而不像我……唉!”在龙羽儿的身旁,是一个身披红色裘皮大衣,脸上有两个非常可爱酒窝的小胖女孩。她正坐在岸边的一块平整光滑的大石头上,她一只手拿着一个大鸡腿,一边大口吃着大鸡腿一边看着清澈水中的龙羽儿与自己。她仿佛满是烦恼的摇头晃脑的叹息了一声,并大口嚼了嚼香脆的鸡腿肉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胖呢?我可是一直都想要减肥的啊!”
  
  在这个世界上,或许每个人都会有烦恼吧!但是有的人的烦恼是一辈子,而有的人的烦恼却只有一时一刻。
  
  龙花花光着两个小脚丫子在清澈的水流中自在的一下又一下踢着小河水,她双手却一会又一会的拿着那个大鸡腿摇头晃脑的尽情啃食着,而且吃的是一个津津有味,偶尔她在喉咙中还能哼出一两声欢快的小曲来。
  
  龙花花是个非常乐观开朗的人,她的所谓烦恼也往往只会停留三秒钟。龙羽儿缓缓向她走去,然后轻轻坐在了龙花花的身边,她低声说道:“其实我挺羡慕你的,每天都无忧无虑……”
  
  “可是我也有烦恼啊,”龙花花仿佛又来了烦恼,她一只手搭着龙羽儿的肩膀,同时一只手又拿着大鸡腿又咬了一口大鸡肉,然后她恨恨的仰天叹道:“我想像你一样漂亮,却偏偏我有一个贪吃的胃——唉,老天你快劈了我吧!”接着,她却又大咬一口将那个大鸡腿上的肉全撕咬了下来,非常凶猛,显然已是非常悲愤欲绝了。
  
  龙花花总是那么的可爱,她就是龙羽儿的开心果。龙羽儿也想到龙花花之前也跟她说起要减肥的事情,甚至她之前还发过很重的誓言,甚至还要龙羽儿要监督她。这时,龙羽儿想了想,却又犹豫了片刻,“你,你以前不是说过要少吃东西了吗……”
  
  “嗯,这个,这个……”突然听到龙羽儿的‘监督’,龙花花怔了怔,也突然停止了嚼口中的鸡肉,她以前是重重的说过那些话。她犹豫了片刻,可是接着,她的那双机灵的大眼睛转了转,又悄悄的动了动嘴巴,同时她略有含糊的说道:“嗯,我,我爹爹说我们正是在长身体的时候……偶尔多吃点应该也没事的吧?……”说到这时,龙花花突然睁大了双眼,她突然一口就咽下了嘴里全部的鸡肉。然后站起来蹦了蹦,深深的做了两个深呼吸。
  
  好了。接着她郑重其事的看着龙羽儿,一副坚决的表情说道:“羽儿,我接受你的监督……我要少吃东西!”说着,龙花花大吼一声,然后就将手中那根光秃秃的鸡骨狠狠地一把甩向了远方,像一颗消逝的流星。
  
  “龙羽儿,我在这里发,发誓,假如,假如我在吃……在吃很大的烤鸡腿,就让我……让我变得更胖!”龙花花看着河水中的自己仿佛又变胖了一点,顿时她拉着龙羽儿的双手严肃认真的看着她,下了一个重重的誓言。这的确是一个很严重的誓言,而且她的心里刚才肯定是在犹豫中下了决心的。
  
  龙羽儿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你!”
  
  “嗯!”龙花花也点了点头,严肃的说道:“你要相信我!”
  
  龙羽儿是相信龙花花的,虽然她以前的那个相信在不到半天的时间就会被颠覆,可是这一次她依然又相信。
  
  其实,龙羽儿觉得一个人可以痛快的大吃大喝也是一件快乐幸福的事情,而且她父亲也跟她说过,一个人渐渐老了以后,就是在想痛快的大吃大喝也是力不从心了。可是这些话,龙羽儿不想跟龙花花说,因为她怕这样的话会被龙花花加倍的去执行,毕竟一个人的饮食还是需要有节制的。
  
  “羽儿,你这么美丽,你为什么老是闷闷不乐的呢?而且你的父母又那么的疼爱你……”龙花花已没有在关注自己,她一只手搭在龙羽儿的肩膀,一面呆呆的看着龙羽儿略有关心略有疑惑的说道:“是不是越不开心快乐的人,就会越美丽迷人呢?”
  
  龙羽儿怔了怔,然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而且我没有不开心不快乐啊!”她虽是这么说,可是她觉得她的心里的确是好像有无限的忧愁。
  
  她,的确很美!没有人可以否认!她天生丽质、楚楚动人,甚至还有人说她在过两年就将倾国倾城了…
  
  可是她为什么老是不开心呢?她是父母手中的掌上明珠,她的父母是那么的疼爱她,她的族人又是那么的关爱她,而且她还有可爱的闺蜜,还有一些非常关心她的人…
  
  她应该是非常开心快乐的!她也深爱着她的家人,她也深爱着她的闺蜜她的族人!
  
  可是她如今真的没有以前那么幸福快乐了!以前她们一家人齐乐融融的欢声笑语,一家人的有滋有味,幸福着、快乐着,无忧无虑,永无烦恼。她要永永远远的做个听话懂事的乖孩子……可是后来有人跟她说,她不是她的父母亲生的,她是从外面捡来的孤儿!
  
  是啊!永永远远的开开心心快快乐乐,永永远远的做个听话懂事的乖孩子…这一切的一切是多么多么的美好,多么多么的让人向往啊!只可惜,那些永永远远也只能成为永永远远了!
  
  从此她的心就出现了一个荒凉之地,那里有冰冷的寒风,不断的卷起狂沙。她也只能每日遥望,望不到的熟悉的故乡,在也无法像从前那样勇敢的深唤“父母”,却只能躲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偷偷哭泣——她也只能在每个漆黑的夜晚,哭泣中梦回曾经熟悉温暖的故乡!
  
  寒风中的孤雁已在天空消逝,那株枫树的枯叶却依然在随风飘荡着无力的落在了冰冷的溪水中,不断流向无声无息的流向遥远的远方。
  
  龙羽儿心中一片感伤,她低头叹息一声,却不知不觉的悄然落下了两滴晶莹剔透的泪水……却没有人发现那两滴泪水落在了一片枯叶上,它竟然渐渐焕发了新生!
  
  …………
  
  “关关雎鸠,在河划舟,嗯……好像是苗条淑女,老子好逑……”伴随着一个笨重的脚步声,一个魁梧男子大大咧咧的从身后走了过来。
  
  “哼,他来了肯定没什么好事情!”龙花花没回头的冷冷说道。
  
  龙羽儿却回头看了看那个人——他老是说喜欢她,却常常在无意间深深的伤害了她!

版权所有:广元市残疾人联合会 蜀ICP备07505384号-9 |川公网安备 51080002000208号

联系地址:广元市东坝兴安路256号   电子邮箱:yipinfeini@163.com

夜趣福利联合会组织和带领全体职工按照“抓宣传、寻支持、攻重点、求保障、强基础”的工作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