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社会万象 >

广元市残疾人和特困残疾人子女接受中高等教育和培训资助方案

时间:2017-09-25 19:53作者:广元市残疾人联合会来源:yipinfeiniu.com.cn
突闪龙啸,恼羞成怒的龙霆霆举起一只手,犹如龙爪猛的就向他脸上的那只小貂儿拍去,并大吼道:“擒龙掌!”
  
  擒龙掌是龙族部落祖传的一种擒敌掌,它是普通的擒拿格斗之王。
  
  “不要!……”见龙霆霆的一只大手仿佛生出了一团火焰,当他正要拍向那只小貂儿时,龙羽儿突然惊慌的向龙霆霆大声喊道:“你不要伤害它!”
  
  可是这时,龙霆霆的大掌已经落下,龙啸却也突然消逝。接着却是一道沉重的声响从龙霆霆的脸上传来。接着只见龙霆霆的那一只大手掌已重重的砸在了他自己坚硬的左脸上。手掌缓缓移开,龙霆霆的脸上留下了五根手指头……而那只小貂儿却是眨眼间早已到了他的右脸上。“我是故意让它的!”龙霆霆有些懊恼,却是看着龙羽儿大大咧咧的笑了笑。
  
  他说的是真的,否则那只小貂儿肯定已被定住砸扁了。龙羽儿点了点头,她看着龙霆霆脸上那五道伤痕,与他大大咧咧的笑语,她的眼眸突然又有些湿润朦胧了。
  
  “吱吱……”小貂儿却是看着龙霆霆,它那黑溜溜的眼珠又转了转,然后又用它那毛绒绒的尾巴拍了拍龙霆霆的脸颊。却是好像依然在调皮的挑衅他。
  
  “老哥,你不要动……让我将它收了!”这时的龙花花与龙霆霆又变成了一条心,龙花花一把取下了她那件鲜红色的裘皮大衣,轻轻的走过去,然后突然猛地将那件大衣扑向了龙霆霆的大脑袋……
  
  白影一闪,如一道亮光消逝——那只雪白的小貂儿却是跃入了龙羽儿的双手中——接着,它圆溜溜的黑眼珠瞪着龙羽儿看了看,接着它竟然伸了伸小懒腰,然后它柔软的身体懒懒的趴在了龙羽儿的手心中。
  
  “这,这……”龙羽儿非常的惊讶,她没想到这只小貂儿竟然会对她又这样的举动。接着她却是笑了笑,“乖貂儿,难道你不害怕我吗?”她轻轻的用两个小手指摸了摸小貂儿柔软的雪白色皮毛,她又惊讶又欢喜。
  
  “吱吱……”那只雪白色的小貂儿仿佛已与洁白的龙羽儿融为了一体,它又抬头看了看龙羽儿,然后却是调皮欢快的在她的手心里懒散散的来回翻滚着柔软的身体。
  广元市残疾人和特困残疾人子女接受中高等教育和培训资助方案
  “呵呵……小貂儿,你真可爱呀!”好久没有这样真正的开心的笑过了,这时的龙羽儿微笑着轻轻的捂摸着小貂儿的小脑袋,并轻柔的看着它说道:“你是不是喜欢和我在一起呀?”
  
  “吱吱……”小貂儿仿佛懂龙羽儿说的话,只是它没有点头,它只是用它柔软的小脑袋轻轻的噌了噌龙羽儿洁白无瑕的手指。
  
  “咦?那只小貂儿去哪里了?”……“龙花花,你快将你的那件臭衣服拿开!否则……”……“哼,哪里是什么臭衣服,明明是很香很好看的……”说着,龙花花气愤的扇了龙霆霆一耳光,接着她又继续自言自语道:“刚才明明是抓住它了,怎么眨眼间又不见了呢?”龙花花依然用她的那件火红色的裘皮大衣紧紧的套在龙霆霆的大脑袋上寻找那只小貂儿。可是她怎么找都找不到,却是差点就将没有反抗的龙霆霆弄得窒息而亡了。
  
  “花花,那只小貂儿在这里!”这时,龙羽儿才注意到龙花花他们的情况,因此她赶紧叫住了龙花花,走了过来并捧出了双手中的那只小貂儿。
  
  “哇……它竟然不害怕你呀……来,让我也抱抱!”闻声而动的龙花花,几个大步就跨到了龙羽儿的面前,她看着龙羽儿双手中的那只雪白色小貂儿,她也非常喜欢。说着她伸出双手也想要去抓那只可爱的小貂儿。
  
  “吱吱……”可是,那只小貂儿却好像并不喜欢龙花花,当龙花花伸出手指时,它叫了一声,白影一闪就跃在了龙羽儿的肩膀上。它黑溜溜的眼珠看了看龙花花一眼,接着它将它的小脑袋一撇,又懒散散的趴在了龙羽儿的肩膀上独自玩耍。
  
  “你这讨厌的小东西竟然不理我!”见到那小貂儿对自己不屑一故的神情,龙花花顿时感觉非常生气,接着她伸出手掌竟然又要强行的去抓住它。
  
  “吱吱……”那只小貂儿却是头也没抬,它只是轻轻一闪就从龙羽儿的左肩膀又跳到了龙羽儿的右肩膀上,然后它又懒散散的趴在了那里,始终没有看龙花花一眼,它又独自悠闲自在的在那里玩耍了。
   一、资助对象
   具有本市常住户口的残疾人及特困残疾人子女(残疾人与学生需在同一户口),接受中高等国民教育及参加各类职业培训,成绩合格者。
   二、资助标准和方式
  (一)入学前一次性资助
   1.凡考入普通高等院校接受本科以上教育(含本科)的残疾人,在入学前一次性资助5000元;特困残疾人子女一次性资助2500元。
   2.凡考入普通高等院校接受专科教育的残疾人,在入学前一次性资助3000元;特困残疾人子女一次性资助1500元。
   3.凡考入普通中等学校(指中专、中等师范等)的残疾人,在入学前一次性资助1500元;特困残疾人子女一次性资助800元。
   (二)毕业后一次性资助
   1.凡接受高等教育本科自学考试或成人高等本科教育并获得毕业证书的残疾人,毕业后一次性资助1800元;特困残疾人子女一次性资助600元。
   2.凡接受高等教育专科自学考试或成人高等专科教育并获得毕业证书的残疾人,毕业后一次性资助1500元;特困残疾人子女一次性资助500元。
   3.凡接受成人中等教育并获得毕业证书的残疾人,毕业后一次性资助1000元;特困残疾人子女一次性资助400元。
   4.对参加各类职业培训并获得劳动保障部门核发的职业资格证书的残疾人,培训结束后一次性资助300元;特困残疾人子女一次性资助200元。
   三、资助资金来源
   (一)对接受中高等教育的残疾人及特困残疾人子女的资助费由市和区、县(市)残联按上述规定的资助标准各承担50%,所需资金从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列支。
   (二)对参加各类职业培训的残疾人和特困残疾人子女的资助费由各区、县(市)残联承担,所需资金从当地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列支。
   四、资助的认定和发放办法
   从08年开始,采取新人新政策,老人老办法进行资助的认定和发放。“新人”是指08年以后(含08年)考入中高等院(校)或毕业(指自学考试和成人教育毕业)的残疾人和特困残疾人子女;“老人”是指07年以前(含07年)考入中高等院(校)的残疾人和特困残疾人子女。
  (一)对“新人”残疾学生资助的认定和发放
由本人向其户口所在地的区、县(市)残联提出申请,并提供本人身份证、残疾证、录取通知书(入学前资助凭证)或毕业证书(毕业后资助凭证)及复印件,经区、县(市)残联及市残联审核认定符合资助条件后,填写《区、县(市)残疾人及特困残疾人子女资助审批表》(一式三份)、《哈尔滨市残疾人及特困残疾人子女资助审批表》(一式二份),分别到所在区、县(市)残联和市残联按本办法规定的相应标准领取一次性资助费。
  (二)对“新人”特困残疾人子女资助的认定和发放
由其家庭同一户口的残疾亲人向其户口所在地的区、县(市)残联提出申请,并提供城市最低生活保障金领取证或农村乡(镇)政府出具的特困证明、残疾人身份证、子女身份证、户口、残疾人证、录取通知书(入学前资助凭证)或毕业证书(毕业后资助凭证)及复印件,经区、县(市)残联及市残联审核认定符合资助条件后,填写《区、县(市)残疾人及特困残疾人子女资助审批表》(一式三份)、《哈尔滨市残疾人及特困残疾人子女资助审批表》(一式二份),分别到所在区、县(市)残联和市残联按本办法规定的相应标准领取一次性资助费。
 (三)对“老人”残疾学生和特困残疾人子女资助的认定和发放
“老人”仍旧按照修改前的《资助办法》(哈残工委发[2002]5号)规定的认定手续、资助标准进行资助。但对“老人”尚未给予资助的年度,要在08年资助时,按其剩余的年度和对应标准进行累计计算,一次性全部支付本人。从09年1月1日起,原《资助办法》自行废止。
 
  “可恶啊,可恶!”这时龙花花变得更加生气了,她张牙舞爪的又要去抓捕那只小貂儿,并大吼道:“你花花姐姐可生气了!”……
  
  “花花,你就不要吓它了!”见到生气的龙花花凶悍的又要去抓捕那只小貂儿,顿时龙羽儿赶紧伸出双手要去制止,同时,龙羽儿握住了龙花花的手向龙花花柔声说道:“你只要不去伤害它,它还是会喜欢你的!”
  
  “哼,我不信……而且我并不要它喜欢我!”龙花花倒也没有在动手,只是她瞪着那只小貂儿显得还有一些生气,却是又好像有些期待。她本来就不是一个狠毒的坏人,龙花花可是一个非常善良可爱的小女孩。
  
  “小貂儿,乖啊,花花她是喜欢你的,她不会欺负你……”龙羽儿看着龙花花笑了笑,接着她伸出一只手放在了那只小貂儿的面前继续柔声说道:“她和我一样也非常喜欢你,你也陪她玩,好不好?”
  
  以前常常爱傻傻发呆的龙羽儿常常很难露出笑容。可是此时的她却已好几次露出了真心的微笑,而且以前常常是沉默寡言的她,现在竟然也变得温柔多语了。那只小貂儿好像能听懂龙羽儿的话,它趴在龙羽儿的肩膀上,它那黑溜溜的眼珠转了转,然后抬头看了看龙花花,接着它情愿的竟然也乖乖的跳到了龙羽儿的手掌上。
  
  顿时,龙羽儿变得非常的开心,她双手捧着那只雪白色的小貂儿然后放到了龙花花的面前,她对龙花花说道:“我说了它也是喜欢你的。对吧!”
  
  “嗯嗯!”龙花花没有理会小貂儿对她有些厌恶的神情,她伸出手指轻轻的拍了拍小貂儿的小脑袋,龙花花开心的说道:“它真的好可爱!”
  
  “哈哈哈……羽儿这个礼物你喜欢吗!?”之前龙霆霆摔倒在地,却又被龙花花用裘皮大衣紧紧蒙住脑袋差点就窒息的他,竟然在地上翻了好几个‘鲤鱼打挺’,却几次都翻过了头,几次都重新重重的砸倒在地上,气势犹如一只大笨熊单脚立地突然轰然后倒的滑稽。可是,龙霆霆却是一直没灰心,如此他翻了好几次差点砸出了一个大坑才最终从窒息的感觉中找回到了曾经‘天下第一大勇士’的力量,然后他兴高采烈的哈哈大笑着大步来到了龙羽儿她们面前。当然,他的心里却是一直有龙羽儿存在的。
  
  “嗯。”龙羽儿看着龙霆霆点了点头,她想了想又说道:“谢谢你,霆霆哥!”
  
  “呵呵呵……”龙羽儿突然这样温柔的称呼他,龙霆霆倒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挠了挠头,咧嘴呵呵笑道:“这,这其实没什么的啦——呵呵呵,只,只要你喜欢就好了!”
  
  虽然那个小貂儿非常不情愿与非常不耐烦的样子,但是龙花花已经双手紧紧抱住了那只小貂儿,她突然赶紧走到了龙霆霆的身边,看着龙霆霆大声喊道:“哥,我也非常喜欢它……你赶紧去给我抓一只来!”
  
  “好好好……到时我给你抓一只!”这时的龙霆霆却是心情大好,以前常常‘忤逆’龙花花要求的他,此刻竟然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她的要求。
  
  “你,你骗人!”幸福一时来得太突然,龙花花倒一时没适应过来,可是很快她就乐开了花,她拽着龙霆霆的手大喊道:“你要说话算话,现在你就去给我也抓一……不是不是,是抓两只来!”
  
  “好好……嗯,这个嘛……”虽然龙霆霆开始满口答应,可是接着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他挠了挠头沉声说道:“这个很难找的,也很难抓……何况是两只了。”他是一个实诚的人,他不会说谎。
  
  “还是,还是把它放了吧!”龙羽儿看了看那只雪白的小貂儿,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怜惜,接着她看着龙霆霆和龙花花轻声说道:“它离开了它的父母,它的父母此刻肯定非常的担心非常痛苦;而它离开了它的家人它肯定也会非常伤心难过的……霆霆哥,花花,我……我觉得还是把它放了吧……让它回家!”
  
  龙羽儿虽然也有些不舍,她也知道龙花花也非常喜欢它,可是她的心里却不忍心让那只小貂儿与它的父母分离——她的想法总是那么的奇特,让已狩猎屠兽为生的族人不解。
  
  “吱吱……”这时,那只小貂儿却突然在龙花花的手中站了起来,它眼射红光,前爪伸出了锋利的爪子,身上雪白的细毛都竖了起来。它的样子显得非常的狰狞。可是它此时并没有去看龙羽儿他们,它却是抬头看着龙羽儿她们旁边的那株干枯枫树,它露出了锋利的尖牙‘吱吱吱……’的尖叫着。
  
  小貂儿突然露出这样狰狞凶残的举动,顿时让龙羽儿他们惊讶,可是接着白影闪动,那只小貂儿一跃而起,竟然如电般扑到了那株高大干枯的枫林枝。
  
  龙羽儿他们大为疑惑,可是当他们抬头看向那株枫树时,却发现就在龙羽儿头顶上面的一根干枯的树枝上竟然有两条漆黑的小毒蛇,它们的姿势好像正准备从上面落下来。
  
  “啊!竟然有蛇……”龙羽儿看到那两条小毒蛇简直被吓坏了,她脸色瞬间苍白,双腿一软,竟然全身无力的倒了下去——接着,竟然一双坚硬又温暖的手突然稳稳的扶住了她:“没事的!蛇有什么好害怕的……有我呢!”龙霆霆咧嘴一笑,坚定又温柔的沉声说道。
  
  “吱吱……吱吱……”小貂儿此刻却已在干枯的树枝上面,它长声尖叫着,突然用一双锋利的爪子抓住了那两条漆黑小毒蛇的尾巴。它眼射血光,又往前一跃,瞬间它一只利爪摁住了一条小毒蛇的七寸,同时,它那雪白的小利齿紧紧的咬住了另一条小毒蛇的脑袋……
  

版权所有:广元市残疾人联合会 蜀ICP备07505384号-9 |川公网安备 51080002000208号

联系地址:广元市东坝兴安路256号   电子邮箱:yipinfeini@163.com

夜趣福利联合会组织和带领全体职工按照“抓宣传、寻支持、攻重点、求保障、强基础”的工作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