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社会百态 >

白内障是何物?白内障的由来

时间:2017-09-25 19:41作者:广元市残疾人联合会来源:yipinfeiniu.com.cn
 古代有一个神秘的部族,它就是豢龙部族。他们部族拥有强大的力量,他们与一群巨龙朝夕相伴。可是后来,他们因为在夏朝末年以关逢龙的旗号为夏桀王抵抗商国军队的进攻,并在夏王朝覆灭后,他们依然顽强反抗大商王朝。如此对夏王朝的忠贞,使得他们最终在落败后还不断受到大商王朝的追杀……
  
  大势已去,寡不敌众,最后残余不多的族人通过‘更名改姓’在‘褒国’的隐龙大山隐藏才得已逃过一劫,才得已保存下来。从此改为龙族部落的人们,他们不在姓‘关’,而改为了姓‘龙’。
  
  龙族部落已没有了曾经的强大,但是他们依然崇尚自由勇敢,他们依然勇猛豪迈团结。虽然他们已没有了曾经的巨龙守护,但是他们身上依然还有一种神秘强大的‘龙’力量!……
  
  沿着村落前的蜿蜒小河往上走,远远望着如谜如幻的云雾缓缓的在大山上空缭绕飘荡,那里古树参天,怪石林立。每次来到隐龙大山之中总感觉那里有一股若隐若现的神秘诡异的气息,让龙羽儿紧张害怕。
  
  在天间呼啸而过的寒风不断在隐龙大山中划过,在远处的大山深处更是传来了阵阵野狼嚎叫声与一些凶禽猛兽的低吼声。伴随着阵阵狼嚎兽吼声,在昏昏沉沉的天边有一群黑色吸血蝙蝠冲入天空,它们飞入隐龙大山的上空中不停的尖叫着飞过。却在龙羽儿他们上空中忽然盘旋着环绕了一阵,接着这群黑色吸血蝙蝠又尖叫着飞走了。之后,它们渐渐消失,也不知它们将继续飞往何处……
  白内障是何物?白内障的由来
  “羽儿,难道你真的想把这个……把这个‘小白毛’给放了吗?”龙花花看着龙羽儿怀里的那只雪白的小貂儿,她有些不舍的向龙羽儿问道。
  
  虽然那只小貂儿好像并不喜欢龙花花,但是龙花花心里还是非常喜欢那只机灵可爱的小貂儿。而且离开龙族部落前的那条小溪,他们在上山的一路上,她都为那只小貂儿取好了名字,叫:小白毛。
  
  “嗯,”龙羽儿抬手轻轻摸了摸她怀里的那只小貂儿,她点了点头,却若有所思的轻声说道:“虽然我也非常喜欢它,可是我不忍将它据为己有,令它离开了本属于它的家人!”
  
  龙族部落的人已狩猎屠兽为生,只是他们的心中依然对山中的兽禽有敬怜之心。只是,龙羽儿对大自然之中一切的生灵更有一种莫名的悲悯的怜爱之情。
  
  她常常认为大山中的一切生灵是与自己一样的‘人’,她认为它们也有父母、有家人、有朋友……她不忍心看到鲜血,她也从不愿将它们束缚,当成自己的玩具。她的想法是如此的奇怪,可是许多时候她又只能无能为力,她只能将一切‘悲怜’深深的隐藏于自己心中。
  
  这只小貂儿算是救过龙羽儿一命,龙羽儿觉得要不是它在当时跳入那株枫树上与那两条小毒蛇厮杀,当时龙羽儿可能会被那两条小毒蛇伤害了。如此,她更不能因为自己喜欢它而自私的收留下它了,她这一回要勇敢的放了它!
  
  “小貂儿,你很快就可以回家了!”龙羽儿低头看了看那只正在她怀里的甜甜沉睡的小貂儿,她伸出雪白的手指又轻轻的摸了摸它的小脑袋。
  透明的晶状体发生了混浊就称为白内障。白内障的发生是由于老化、遗传、代谢异常、外伤、辐射、中毒和局部营养不良等引起晶状体囊膜损伤,使其渗透性增加,丧失屏障作用,或导致晶状体代谢紊乱,使晶状体蛋白发生变性,形成混浊。也有人认为与日光长期照射、内分泌紊乱、代谢障碍等因素有关。
患了白内障如何治疗呢?
白内障早期,可用白内停、障眼明等药物,以延缓其发展。从临床观察来看,药物对已混浊的晶体尚无明显疗效。因而当白内障使视力减退影响学习和生活时,手术治疗是唯一有效的方法。
白内障发展到什么时候需要手术?
白内障是老年人常见的致盲眼病,手术治疗已近趋完善。一般手术在十分钟左右就能完成。到目前为止,依然还有很多患者,甚至一些基层医院的眼科医生受这样一种错误观念的影响,那就是白内障要长熟了,才能手术。其实,这种观点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观点,因为那时白内障手术是要把混浊的晶状体完整摘除,不植入人工晶状体,所以白内障长熟了更容易完整摘除。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显微超声乳化手术的开展,使白内障手术进入了微创手术时代。此手术方法是通过很小的切口(1.5~3毫米)插入眼内一个超声探头,用超声振动的原理将混浊的晶状体粉碎吸除,再通过同一切口植入一枚人工晶状体。而白内障长得时间越长越老,超声粉碎所用的时间和能量就越长越大,对眼睛的其它组织损伤破坏就越大,手术风险也越大。所以白内障手术要早一点做为好,当它影响学习、日常生活时,就是手术时机。一般的标准是,视力降低到0.3~0.5,就应该手术治疗。也有一些特殊要求的病人,虽然视力比0.5要好,但已经影响工作、学习、驾驶汽车等日常行为,也应该及早接受白内障手术。
 
  “吱吱……”那只小貂儿因为之前吃过了那两条小毒蛇之后,就又跳入了龙羽儿在怀里,然后它就一直在龙羽儿怀中安详惬意的沉睡。可是当龙羽儿向它说话时,它却突然缓缓的半睁开了黑溜溜的眼睛,轻轻的叫了一声,然后轻轻的噌了噌龙羽儿雪白的貂皮大衣。“吱吱……”接着它又叫了一声,却重新闭上了眼睛,然后安详惬意的睡着了。
  
  “呵呵……”见此情景,龙羽儿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笑了笑,“你这调皮可爱的小家伙呀!”她看着这可爱的小家伙,感觉内心升起了一丝暖暖的幸福。它的出现,不知为何总是会带给她快乐……可是如今她们又要离别了。
  
  “唉……”可是接着龙羽儿又略有伤怀的看着那只雪白的小貂儿,叹息了一声,“其实,我也是非常舍不得你哦!”
  
  喜欢它,又要让它离开自己,她的命运中其实早已种下了一颗悲伤的种子。
  
  “呵呵……它肯定是非常喜欢羽儿的,就像我一样……”手中拿着一根锋利的长矛,一直在前面带路,又要防备山林中猛兽的龙霆霆,却突然回头看着龙羽儿咧嘴一笑,说道:“我们都不想离开你,都非常喜欢你!”
  
  他这样平时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可是一进入大山又变得非常小心谨慎,可是当他看着龙羽儿说话时却又突然变得是那么的温柔可爱——这样的一个人,真的是让人想不到他是个什么人啊!
  
  看着龙霆霆那真诚热情的眼光,却突然已能感受他那无限澎湃的柔情,龙羽儿顿时满脸绯红,低头下了头。他的心一直都没有改变过,可是自己的心却好像已渐渐有了波澜。
  
  却又过了一会,龙羽儿心中突然又涌现出了一股莫名的哀伤,她低头仿佛不由自主的叹息说道:“有些‘喜欢’,在舍不得,也是要离开的啊!”
  
  “呵呵……”龙霆霆依然咧嘴一笑,看着龙羽儿,似坚决又似非常随意的说道:“我对你的喜欢是永远都不会放弃的!”
  
  “嗯。”这样的话,她听他说过太多了,龙羽儿这一回却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感觉肉麻死了,你们还当我是不是个人!”龙花花每次看到这样的情景就会出现‘破坏’,她嘟着嘴略有气愤踢了龙霆霆一脚道:“你就是臭不要脸,快带路了!”
  
  “呵呵……好!好!”龙霆霆挠了挠头,乐呵呵的笑着又转过了身——每次他看着龙羽儿时,他接着就会变成一只傻傻呆呆站在那里看着龙羽儿傻笑的大木头。
  
  “关关雎鸠,在河划舟……嗯好像是苗条淑女,老子好逑……”傻木头在前面一个人独自大大咧咧的嚎叫着,“苗条淑女们,快到了啊……前面就快到了……”
  
  “羽儿,你真的不要它了啊?”龙花花不理解龙羽儿,假如是她的话,就算是给她十只她都会统统没收。
  
  龙羽儿已没有犹豫,她轻轻的点了点头,“我决定了!”
  
  “呵呵呵……”龙霆霆这时又回头笑了笑,他看着龙羽儿大声的说道:“只要羽儿你喜欢就好了,不管是要了还是放了,我都是高兴的!……而且我好像是在这里抓到它的,想放就放了它吧。”
  
  年少时的时间总是简单单纯的,他们之间的话语也是那么的单纯简单。他们的情感总是不会想要隐藏,他们想到什么就会说什么。这是他们真实的心——单纯懵懂热情又真实!
  
  隐龙大山不是一座普通的大山,它如一条巨龙形环绕在龙族部落的四周,而此时龙羽儿她们已在山脉的中段的半山腰。这里怪石丛生,古树凌乱,而且非常的安静。
  
  也不知道龙霆霆有没有带错地方,龙羽儿却是点了点头,低头没有说话。她心绪万千,接着她却是将那只小貂儿轻轻的放在了地上:“小貂儿,你到家了……你该回家了!”
  
  之前龙霆霆说这只小貂儿是在这半山腰与两条眼镜王蛇缠斗时,被他看见的,也是在那时被他乘机抓住的。因此来到了隐龙大山的半山腰,龙羽儿觉得将重新放归了。
  
  “快走吧,快走吧!快回你自己的家去吧!”龙羽儿将那只小貂儿放在地上后,就站了起来,向那只小貂儿摆了摆手,柔声说道:“你以后要小心点了啊!不要那么调皮了!”
  
  “吱吱……”那只小貂儿蹲在地上看着龙羽儿,它那黑溜溜的眼珠转了转,它好像有些疑惑,它好像有些不舍离开。
  
  “你以后要好好的,不要在被……”说完,龙羽儿突然停了下来,没有在看那只小貂儿,她转过身去,然后就往前走了。她的眼眸突然有了一抹泪花。
  
  “吱吱……”那只小貂儿看了龙羽儿的背影,它叫了一声,然后白影一闪一跳一跃,就在怪石丛中消失不见了。
  
  人生的际遇,难道相见只是为了离别?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难道一切的相遇相见,然后又离别,这本来就是生命的一场寻常事,而最终它又只会变成一抹记忆罢了?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这一场寻常的遇见,却是为了改变他们命运‘奇点’,轰轰烈烈,惊心动魄!
  
  “哥,你说过要帮我抓捕两只的……”龙羽儿不想收养小貂儿,可是龙花花却是想要的,她见那只小貂儿离开后,她那个想法突然就更变得强烈了,因此她感觉抓住了龙霆霆要他去实现之前对她的诺言。
  
  “嗯,这个嘛……”龙霆霆却挠了挠头,他知道想要在大山中遇到一只貂儿都是非常困难的,何况还要在去抓捕它们一两只,那更是困难呀,而且他还认为龙羽儿肯定不喜欢他这样去做。这时他有些犯难了——可是接着他又眼睛一亮,向龙花花大声说道:“呵呵,我就给你捉只独角兽吧!”
  
  独角兽是日行千里的猛兽,而且它的肉食也非常的美味,可是要见到它与捉到它也是非常难得的。龙花花有些不相信,可是正待她是点头还是摇头的时候,却见龙霆霆握紧手中的那根长矛一跃而起,猛地冲向了前方。
  
  却是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头从一片怪木中奔出的独角兽,它看见到龙霆霆向它奔来时,却停了下来看了龙羽儿一眼。接着,它莫名其妙的看着龙羽儿长啸了一声后,猛地往大山深处冲去了。
  
  “嘿嘿,在你龙霆大爷手下也敢逃跑!”龙霆霆犹如一头凶猛的烈虎般猛地冲了去,接着他大吼一声,“一击毙命!”猛地只见他手中的长矛如电般飞了过去!发出了一阵剧烈破风的声音。
  
  龙霆霆奔向大山中追逐那头独角兽,可是就在他掷出锋利的长矛要给那头独角兽致命一击时,突然在那头独角兽的前面出现了一个黑衣人,他挥出长剑,划了一圈,顿时那些长矛都化为了粉碎。
  
  如雪花般纷纷坠落的碎片,那是很快的剑,剑如一道圆圈电光。
  
  身披黑袍的黑衣人,身材削瘦,看不清他的真实面目,看起来有些诡异神秘。
  
  “哈哈哈……难道这就是传说中豢龙部族的‘斩龙诀’就在这里!”黑衣人尖锐的声音冷冰冰的说出,毫无感情,却有一种散发的压迫感。

版权所有:广元市残疾人联合会 蜀ICP备07505384号-9 |川公网安备 51080002000208号

联系地址:广元市东坝兴安路256号   电子邮箱:yipinfeini@163.com

夜趣福利联合会组织和带领全体职工按照“抓宣传、寻支持、攻重点、求保障、强基础”的工作思路。